杨美娇_法国和比利时

法国与比利时的千年恩怨

杨美娇,法国和比利时

法国和比利时是近邻,论面积、人口、经济、军事、综合国力,法国可以说是完爆比利时。但是,比利时又是北约、欧盟的所在地,抱着西方阵营大腿,法国也没法把它怎么样。其实,北约总部原本是设在巴黎的,但是因为法国戴高乐不甘心当美国小弟,要退出北约军事合作机制,北约才不得不另寻落脚点。但是又不想走太远,最后就搬到了离法国不远的比利时布鲁塞尔。

法国与比利时的千年恩怨

布鲁塞尔的标志——撒尿小孩于连,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浇灭了哪个国家的炸药。

同胞

比利时这个地方,地处低地(尼德兰),又湿又咸,古代并没有太多人口。罗马帝国时代,差不多是帝国最北部的边疆,生活着许多高卢部族。于是罗马人就把这块地方,大致是法国北部到莱茵河一带,统称为“比利时高卢”,比利时之名就此诞生。

罗马灭亡,涌入此地的日耳曼人建立了法兰克王国,占有今天比利时一带。那时,大家都是法国人。(阿拉伯人更狠,凡是基督徒,都是法兰克人。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你才法兰克人,你全家都是法兰克人)

分家

大家都是法国人,一家人齐齐整整,多好。然而中世纪的历史就是坑爹:当时法兰克王国实行的是诸子平等继承家产的制度。843年,法兰克帝国被一分为三,其中现代比利时的东部被划给中法兰克,日后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西部划归西法兰克,日后成为法兰西王国的领土。从此,比利时人说起了两种不同的语言:法语和德语。

分一次家还不够,还要再分。中世纪的法国没有中央集权,下面分为无数个小国家。其中,比利时的主体是佛兰德斯伯国。通过复杂的联姻关系,这个伯国最后于15世纪落到了哈布斯堡家族的手中。哈布斯堡家族起源于奥地利,一个奥地利山区的家族,怎么就到了海边低地,这到底是个人奋斗还是历史的行程?谁也说不清楚。

而与此同时,法国已经开始了国内统一的进程。16-17世纪,法国先后由瓦卢瓦王朝和波旁王朝的努力,实现了国内统一,建立了中央集权制度。波旁家族和哈布斯堡家族的恩怨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法国与比利时的千年恩怨

繁荣的比利时中世纪小城布鲁日

争夺

比利时地处荷兰和法国之间,荷兰说:比利时是低地,理应属我。比利时则不满:荷兰人是“海上马车夫”,到处做生意,搞得我比利时人做不成生意,经济上比荷兰差了一大截,我才不和你合并呢。在西班牙哈布斯堡家族的卵翼下,荷兰统一比利时的努力失败了。

但法国波旁王朝“太阳王”路易十四(1640-1715)也想吃掉比利时,因为当时西班牙王位落到了波旁家族手里,这样就和哈布斯堡家族发生了正面冲突。

于是,法国和奥地利打了起来。这一打不要紧,整个欧洲都被卷入了:法国、西班牙结盟,拉了几个小国入伙;奥地利更猛,拉了英国、葡萄牙、萨伏伊、普鲁士等国入伙。为了西班牙王位问题,双方打了十四年。1714年,各方终于议和,并规定:西班牙由波家统治,但比利时脱离西班牙、加入奥地利,由哈家统治。

法国与比利时的千年恩怨

今天不发路易十四丝袜图了,发个戎装图

统一

奥地利统治比利时,与法国相邻。在1714-1789年间,相安无事。但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后,欧洲人惊讶地发现,原来王朝更迭那一套不灵了,不管用了,现在是民族民族的时代了。比利时人发现:我们低地沿海居民和奥地利山里出来的国王,有什么关系?于是宣布独立,但被奥地利镇压。

但法国也看中了比利时这块地方。比利时多数人说法语,这天然地表明了比利时是法国的一部分;而且反法同盟占着比利时,对法国也不安全。于是,法兰西共和国军队于1795年攻占了比利时。在仿佛有着无穷力量的共和国公民部队面前,奥地利封建军队节节败退,最后只能承认了失败。从此,比利时成为法国的一部分。许多比利时人欢呼着成为了法兰西共和国的公民。

法国与比利时的千年恩怨

自由引导比利时(法语区的)人民!

对抗

然而,比利时人并没有感受到民主带给他们的好处。巴黎人的思想和比利时人相当不同:在比利时人看来,巴黎人完全就是一群怪胎、异端,而巴黎人则把“外省”人一律看作乡巴佬,甚至保皇党。

法国人还摧毁了比利时教会,关闭教会学校,废除旧管理机构,建立新机构,比利时觉得反基督的魔鬼仿佛降临了。法国人不让比利时港口工作,不让比利时人自由地经营对外贸易,要求他们对外征收高关税,后来拿破仑完全废除了对外贸易许可,这可让多少年来做外贸生意的比利时人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法国在比利时征收重税,强迫他们参与反法斗争和后来拿破仑的扩张战争,使比利时受损严重。比利时弗拉芒语和德语区权利被漠视,所有人都必须说法语,而且是巴黎的法语。比利时人发现:原来我不是法国人,我和法国人不一样,法国人并没有把平等权利赋予我们,也没有让我们有经济发展的机会。

于是,比利时人开始了反抗。他们的反抗主要是消极反抗:进行走私贸易,移民海外,作战不积极,抗税,秘密信教等。比利时的反法分子隐忍近二十年才等到机会:1814年,拿破仑终于被击败了。于是,哈布斯堡家族重回比利时,法国人终于走了。

1815年,拿破仑突然在土伦登陆,一路走着回到巴黎,重登皇位,然后立刻进军比利时。帮助拿破仑的比利时人也有不少,比利时几乎再次被法国兼并。好在反法同盟军也及时赶到,在比利时的滑铁卢小镇击败了拿破仑。从此,滑铁卢就成了“失败”的代名词,比利时这个小镇也因此扬名天下。

法国与比利时的千年恩怨

滑铁卢不仅摧毁了拿破仑的梦想,也拆散了比利时和法国的统一

自立

拿破仑失败后,欧洲各守旧国家及英国开会,讨论重建欧洲秩序。当讨论到比利时的时候,大家犯了难。比利时是法语区,而且自古并未建立过独立的王国,其国人从14世纪起就擅长造反,这块土地怎么办?

同样是造反出身的荷兰表示:作为尼德兰的老大,我要了!于是比利时成为荷兰的一部分。但比利时的法语人口不干了,1830年法国“七月革命”一爆发,比利时的法语人口也跟着造反,逼得荷兰只得退出比利时。

比利时独立了还不够,还想请法国王子来当国王。但是,英国、奥地利、俄罗斯、普鲁士及荷兰没一个同意的,比利时的弗拉芒语(即荷兰语)人口也不同意。最后,比利时请了德意志萨克森国的王子来当比利时国王,国旗颜色也和德国相似。现代比利时国家终于以一个法德(荷)混合的形态诞生了。

半法半德的比利时一诞生,就是一个怪胎。在民族主义兴盛的19世纪,比利时维护国家统一的主要方式就是通过民主制度来实行妥协。国家有两个区域、两种文化、两种官方语言、两套教育系统,把它们维系在一起的就是国王。直到今天,比利时两地区还经常在选举及政策制定的过程中相争不下,一度导致国家两年没有政府。

法国与比利时的千年恩怨

比利时第一位国王利奥波德一世

屏障

拿破仑时代的法国把比利时看作自己的天然领土。除了文化上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法国希望把国境线北推到莱茵河,以防止德国入侵。比利时独立后,法国失去了希望,但仍把比利时看作自己的军事屏障。1914年一战爆发,英法联军就北出比利时,阻击德国。二战前,法国也把中立的比利时看作缓冲区,希望能阻止德国入侵。法国在德法边境建立了马奇诺防线,但在法比边境却没有。

然而,希特勒如果遵守国际法,他就不姓希。他一搞定波兰和荷兰,就立即派古德里安的精锐装甲部队入侵比利时。比利时才多少兵力?很快就失败了,国王逃到英国当起了流亡政府首脑。法国也随即失败,在巴黎陷落前,投降了德国。所谓的“屏障”,在绝对兵力优势面前只能换来虚幻的安全感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说,比利时无意识地坑了法国一把。

法国与比利时的千年恩怨

古德里安:区区马奇诺,怎么防得住我

联盟

二战结束后,欧洲国家开始商讨战后欧洲的发展。法国、英国、西德、意大利,这些曾经称霸世界的大国,如今沦落到要靠美国借钱来买面包的窘迫境地。面对美国的压力和苏联的威胁,西欧国家决定放下战前的矛盾来和解,并开展广泛的合作。

这种合作的首个成果就是欧洲煤钢共同体——包括法国和比利时在内的欧洲六国决定把他们的煤、钢两大产业统一起来,联合经营。联营成效显著——市场更大了,人才更多了,资金更充裕了,各国的信任和了解也加深了。于是,欧洲一体化逐渐深化,最后发展成为欧盟。比利时作为欧盟总部所在地,始终和法国站在一起,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发展。

同时,为了对抗苏联,由美、英两国牵头,于1949年成立了北约组织。北约总部起初放在巴黎,毕竟巴黎城市大,房子多,好看又好玩。但戴高乐1958年当总统后,就表示不高兴和北约那帮大爷一起混,因为他觉得他也是个大爷,不比美、英低。戴大爷采取的最强硬措施就是退出北约军事合作体系,迫使北约迁往比利时。不过,戴大爷下台后,法国还是回到了北约之中,继续和美英等合作。

如今,比利时仍深陷法语、弗拉芒语、德语三语分割的格局。同时,大量涌入西欧的移民也给包括比利时在内的欧洲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文化困境。其中,最直接的威胁就是恐怖主义。2016年,布鲁塞尔机场遭袭击,遇难者二十多人。

比利时还给法国当了一次猪队友——2015年8月,一个持枪歹徒在布鲁塞尔上了一辆开往巴黎的国际列车,可见布鲁塞尔根本没有进行有效的安检。歹徒企图制造袭击,幸而被车上的美国大兵制服。看来,法比千年恩怨仍然在进行当中。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